合肥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7|回复: 0

暗黑破坏神3职业介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13 16:0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暗黑破坏神3总共有五大职业,分别是法师、野蛮人、巫医、武僧、恶魔猎手等,野蛮人是前作中没有的、新出的一个职业,每个职业你都可以自定义男女性别。


在暗黑破坏神3中,你可以在5个英雄中选择其中一个来扮演开始新的暗黑征程。
比起前作而言,暗黑三的职业更加独特,不同的职业甚至性别都会有诸多不同。玩家将借由这5个职业10种选择(男女)中体验暗黑故事。了解这些人背后的荣耀和辛酸。
本作前所未有的体现了不同选择的独特性,即便是相同的职业在性别上也会有不同的施法动作和效果。如果玩家细心的话甚至能发现即使是同一件装备穿在不同英雄身上也会体现出不同的样子。 当然暴雪不仅仅在这些小的细节上体现了不同英雄的独特,在故事上他们也有自己不同的背景和出身,甚至他们的经历会使他们对时间作出完全不同的选择。同时他们拥有了与众不同的资源系统。 同时作为延续,本作继承了前作的职业区别,5个职业各自有自己擅长之处和绝学。例如

法师:精于风暴,奥术和时光禁术,优秀的远程施法者。使用奥术能量作为资源系统;



"看上去甚至‘文明的施法者’这种称呼对这位年轻的后起之秀而言都是一种莫大的限制。"


  魔法师放弃了多数魔法使用者所认可的安全的方法,是以自己身体作为奥术能量容器的叛逆的施法者。她们操作任何力量来瓦解、点燃或冻住她们的敌人,她们也可以控制时间和光线来传送、创造强大的幻象和折射攻击。
  法师抓住魔杖和法杖来强化她们不是特别熟练的魔法,将敌人轰杀并同时争取能量和必要的时间来施放更加华丽而具有毁灭性的奥术魔法。
  除了个别例外,魔法师通常都远离危险而保持一定距离。就如同一台活的炮台一样,魔法师非常擅长远距离的攻击。
  Background(背景介绍)


  无论是仙赛还是卡迪安,魔法使用者都被以“法师”或“魔术师”冠名,但对比那些被冠上“魔法师”之名的施法者,他们就如同雄狮面前的猫咪一样弱小。虽然两者的共性也仅止于都掌握并使用神秘的奥术能量。
  如果她们可以掌握双刃剑一样的礼物并避免把自己毁灭,那么这些崛起的奥术专家们将能最终看透自己命运的终点。
  魔法师数量极少,不但因为她们必须天资过人,更因为她们的叛逆和反感魔法学校里不计其数的安全的魔法使用方法的教诲。魔法师独特的态度似乎更加激发了她们的天赋 -- 她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或本 能随意掌控魔法的力量。当然由于缺乏精进时常有不幸的悲剧发生……但再多的血的教训也无法阻止她们沉迷在她们不稳定的力量之中。
  由于我不能容忍这种容易让人走火入魔的魔法,很多人以为我在哲学层面上对魔法练习持否定态度。真相永远只有一个。我和这些巫师有过争吵。他们背弃了古老的传统和教训---数千年来尊师重道的教训。
  最近卡迪安的年轻人们很是崇拜这样一个不羁的巫师的故事。是的,我用了巫师这个有点贬义的词,而不是法师。看上去"文明的施法者"这种称呼对这些年轻人来说像是一种限制。人们把这些人称作不负责任玩弄魔法的怪徒,但通过我与巫师族群的 Yshari   Santcum 的交流,我了解了到流言背后的真相。
  这个巫师自从被送到这里来之后就过着有规律的生活,始终受到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法师的监护。嗯,看上去他们忘了教这巫师一点礼貌,她的故乡是 Xiansai,这使得她一开始就成为一个粗鲁且不太配合的学生。最先她听从 Zann   Esu 法师族的教导,不过最终她被送到了 Vizjerel 部族,因为他们希望那里的严格有序的制度能够束缚她的无法无天的意志。然而甚至备受尊重的 Vizjerei 讲师都管不住她。她总是被抓到研究危险或是被禁止的魔法,她可是完全不顾这样做会对别人和自己造成什么后果。
  尽管没人知道她是否真正闯进那个 Sanctum 下面臭名昭著 Bitter Depths,她在古代藏宝库(Ancient   Respositories)被抓到了。这个地方为了公众的安全秘藏了很多危险的咒语。当 Vizjerei 的大法师 Valthek 想要指控她的罪行的时候,她竟攻击了他,而不是乖乖地接受应有的惩罚。虽然这个故事被更具野心的年轻人们夸大了很多,但可以证明的是她在那场荣耀的战斗中称得上最强力的法师。当 Valthek 逐渐恢复意识的时候,那场碰撞的细节已经不是很清晰了,但是事实确凿,他被巫师的精巧骗术击溃了。我很确定那重创来自Valthek自己的魔法力量,而非那个巫师。至于那个巫师现在在哪,无人得知。那场战斗之后,她很快离开了那个城市。
  并不想警告谁,但是这种情况很令人不安。现在有这样一个叛逆的巫师,年轻,经验丰富,迷失在这个世界,操纵着她不甚了解的强大魔法。很久以前那些比你或我聪明得多的人就确信这种魔法非常危险并且禁止了它的学习。这些魔法专注于操纵它的本体被构造之时的那种最初的力量。想像一下,一个顽固的19岁青年能够任凭自己的意志扭曲时间!这种力量太恐怖了。希望能够如我所愿--这个自信的巫师永远别再回到卡迪安。
  Key Property(关键特性)




范围攻击
战场会被召唤来的大杀伤魔法覆盖 - 法师的攻击可以同时对大群敌人造成伤害,光束技能可以对靠的越近的敌人造成越多的创伤,而那些在战场上犹豫不决的人会被法师召唤的落石砸瘪。



保护魔法
虽然比起其他职业,魔法师在物理上非常脆弱,但他们可以使用防御魔法来保护自己。无论是给自己穿上钻石的护甲,或是创造镜像来迷惑敌人,甚至可以攻击并减速那些胆敢激怒她们的愚蠢的生物。



元素大师
魔法师已经完全掌握了庇护所世界的元素之力。火焰、雷电、寒冰和狂风都为她们所掌控,她们可以找出对手的弱点并针对性地攻击。



无尽的能量
法师很少用光她们的能量。托恢复速度极快的奥术能量之福,她们可以非常随心所欲地施放法术,并随着经验的增长更好地控制着这些力量。
能量源:奥术能量(Arcane Power)


  魔法师持续地激活着奥术能量 -- 一种恢复速度极快,并看似永远不会枯竭的能量。只有当她们处于危险时大量地施放多种法术时才有可能暂时导致自己能量枯竭。
  但是,如果不谨慎使用奥术能量也可能会破坏魔法师的身体,所以魔法师们必须等待特定的法术冷却之后才能继续使用。这些技能 -- 比如从星空召唤来一颗燃烧的流星,用力量引发旋风斩断敌人的腿,或者可以停止住时间的能量泡等等 -- 强而有力,并值得魔法师们付出小小地等待。
  和那些深思熟虑而小心的施法者不同,魔法师自己就是奥术的导能媒介。让剧烈的能量直接穿过身体,并指引这股能量成为自己躯体的延伸。
  特色装备



  魔法师可以通过几乎任何物品来作为魔力的引导,但也有几样更加有用。魔法师可以使用魔法宝珠,这是一种副手装备为她们提供视野和知识来辅助她们施法,或者作为能量的容器来使用。魔法师通常会使用传统的(带有附魔的)法杖,这些短小的棍子是引导她们的奥术能量用于杀伤敌人的最好武器。
  装备变化



初级:早期的魔法师护甲和卡迪安魔法学院的装束格格不入,而且几乎无法帮助年轻的魔法师们抵御弓箭或者爪牙的伤害。
中级:在战场上获得一定的经验之后根据情况作出了调整,中期的护甲除了包裹在身上便于旅行的装束和飘逸的长袍之外,还有了较为结实的胸甲和保胫。
高级:真正成功的魔法师穿着她们的战利品:仙赛式的飘荡的披风和头冠,只有关键部位才穿戴和士兵一样的金属护甲。



野蛮人:擅长近战搏斗,战斗大师。使用怒气作为资源系统;


“来此得见,亚瑞特上,野蛮族人,双挥怒狂,几近神话,无边无量,坚韧无悯,护圣山殇。”



    野蛮人是从来不惧怕近身战的野蛮的流浪者。强大的撼地践踏、跳跃攻击和双持横斩让他们的敌人还没挪步就被斩杀成碎块,或让试图临阵脱逃者被顺势砍翻在地。
  感谢他们强壮的身体,尽管他们都是用沉重而巨大的武器,野蛮人却可以在近战中通过武器和距离支配一切。野蛮人对战争的威胁一点也不陌生,他们经常要面对数个敌人,给予或得到无数伤口,这比他们试图追杀一个目标要频繁得多。
  野蛮人的攻击主要是以近战为主。他们的武器挥动速度极快,并可以瞬间削弱敌人的耐力,而他们使用更缓慢却更强大的震地攻击时,足以撼动千军万马并击破强敌厚重的铠甲。
  

    Background(背景介绍)


   数个世纪以来,野蛮人居住在神圣的亚瑞特山脚下,拥有巨大的体型和无法比拟的力量,并将自己锻炼得坚如磐石。他们从出生以来就接受了世代相传的使命:保护神圣的山脉。
   当他们的家园毁灭之后,很多野蛮人失去了信仰,沉溺在过去阴影里,成为了漫无目的、毫无荣誉感的流浪者。
   但并非所有野蛮人都失去了危机感。很多人仍然对亚瑞特山口充满荣誉感并在附近徘徊。他们在很多城里小孩还喜欢玩具的年龄时就将亲手制作的战斧和长矛送给自己的后代,并让他们铭记曾经的耻辱。
   我走遍了天南地北,经历了世界上不同的民族、文明和动植物群,当站在 Bastion's Keep 的古代堡垒城墙上却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惊吓。我本来是想拜访那些在神圣的亚瑞特山上带有传奇色彩、强大和使用残酷的双手持武器愤怒战斗的野蛮人。
  可是现在,我看到的却是那些被某些强大力量摧毁得支离破碎的山头。我不得不承认,我根本无法理解眼前所见到的一切;然而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无可置疑。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以前那些庄严的战士都去哪里了?
  虽然他们曾经被误解为嗜杀成性的侵略者,但是现在他们的悠久和高尚的历史已经被重新正确的承认了。
    这里现在成了最悲壮的惨剧,那些我们十分熟悉的, 有着以“警戒”为传统概念文化的高贵野蛮人全部消失了。野蛮人视保护 Mount Arreat 和里面的神秘物品为他们誓死的职责。他们认为如果他们不能履行这个职责,或者埋葬在 Mount Arreat 的斜坡上,他们会被否认是一个真正的勇士之死,而且他们的灵魂将会在世上永远随处漂流得不到尊重。
       如果还有些野蛮人活着,他们肯定已经陷入了绝望之中。也许他们就是传说中跟野蛮人一样体格并且凶残的庞大怪物,盲目冲动、野蛮的野兽。家园和信念的破灭是不是摧毁了这个伟大的民族?
       这些野蛮人努力寻找到新的使命以改变世界的命运,他们会消灭路上阻拦他们的任何敌人。
    Key Property(关键特性)





近战大师
野蛮人可以轻松使用普通战士难以挥动的武器。他们可以使用大剑、锤子甚至双手持斧,甚至可以挥动巨大而笨重的大型武器瞬间将敌人砸成肉泥。



凶猛进攻
力量和愤怒是同步攀升的。当他们拥有大量的怒气时,野蛮人可以把他们的敌人打飞上天,把他们的肢体切开,或者将骨头从身体里砸出来。



呐喊
野蛮人在战场上绝无一丝恐惧,他们凶狠的战争吼叫可以让自己和盟友的怒气和斗志迸发,或者让敌人感到强烈的害怕和压抑。再强大的敌人听到野蛮人的怒吼之后都会对他们畏惧三分。




越战越勇
没有一个英雄能像野蛮人一样承受敌人的攻击。他们强壮的躯体可以让他们使用巨大的盾牌,而身体可以坚硬到反弹剑砍或牙咬的伤害。

    能量源:怒气(Fury)



  只要还有一口气,愤怒就是野蛮人永远不会枯竭的动力。怒气,由仇恨和战斗欲所充斥的这个能量源,能让野蛮人的每次攻击都是那般致命。
  愤怒在他们受到伤害时或尝到敌人的鲜血时也会提升。野蛮人受到的伤害越多,他们获得的怒气也越多,所以能将敌人击溃的速度也越快。多余的怒气可以让野蛮人彻底粉碎战场上的一切,暴怒中的野蛮人是最恐怖的,可以瞬间让敌人身首异处。
  在非战斗状态,怒气会很快被缓解,所以野蛮人老战士都会不停地冲锋陷阵并让自己一直保持战斗的欲望。
    特色装备


  野蛮人有使用常人所无法使用的武器的力量。他们可以挥动那些常人无法举起的尺寸过大的巨型武器,并运用自如。野蛮人强壮的肌肉也可以双手持有两把武器,比如剑和斧,并同时对敌人施放多种打击效果。
  装备变化



初级:早期形态,只给小试身手的野蛮人提供了少量的保护,但这个时候多数敌人的攻击甚至不能伤害到他们的身体。
中级:装备大大改良,此时野蛮人已经可以通过头盔、尖刺铠甲和护甲来保护自己并更好地战斗。
高级:野蛮人的铠甲从外观上看就很厚重,造型对人类来说如同噩梦一般恐怖,这个时候他们对打击有很大的抗性。



巫医:擅长诅咒,毒与火焰,同时可以召唤僵尸仆从。使用魔法作为资源系统;


“似乎仅仅这些装置还不足以令人满意, 巫医还擅长从异界召唤不死生物, 用以撕碎敌人的躯体。”。


  在乌姆巴鲁部落里只有被选中的男人和女人才能成为巫医。她们必须展示出自己的战绩和控制灵魂的能力才能得此殊荣。只有接受过无形之地 —— 乌姆巴鲁人认为这里是死者的灵魂在离开庇护所之后的居住地 —— 被其触碰之后诞生的孩子才能获得这些后天能力。
  当一个人死去时,只有巫医认为它的冰冷下来的身体不再有生命迹象的时候。或者灾难以及大屠杀将他们的族人成千上万地送入死亡之域的时候,巫医才会感觉到它们的不安和躁动。
  巫医无法遮盖他们的耳朵来阻拦灵魂之音的呐喊。那些声音越来越大时,就决定了他们的命运。他们必须恢复自己的世界和无形之地的平衡,并终身监护这些饱受折磨的灵魂……直到永远。

  Background(背景介绍)



  大多数人都相信可怕的巫医仅仅是存在于传说中的神秘种族。但我曾亲眼看到一个战斗中的巫医。虽然这让人很难以置信。他使用着可怕的手法让自己的对手们伴随着爆炸和火焰而灰飞烟灭。如果还有敌人幸存,巫医会继续使用自己的能力指挥从阴曹地府召唤出来的亡灵生物来撕裂敌人的血肉之躯。
  为了见识谜一般的巫医部落,我以身犯险踏入覆盖了整个西方大陆南部地区的 Torajan 丛林。这片巨大的区域被称为 “Teganze”,这片区域完全与世隔绝,直到目前为止还未被世人所见。我很幸运的和之前在战斗中看到的巫医成为了朋友,才得以通过他找到了他的部落:五石山部落,并建立了友谊。
  神秘的 Teganze 盆地居民的文化对来访者来说是既迷人而又令人费解的。举例来说,五石山部落经常会和柒玉部落以及云峡部落进入胶着的部落战争状态,但却不是因为侵略而仅仅是为了例行的仪式。我听说这样的战争只是为了让最后的胜利者能够补充更多的原料供应来进行人祭,如此周而复始。然而当我小心翼翼地询问主人更多关于这些事的时候,我得承认他们的笑声使我感到自己如坐针毡。无论如何,通过小心的交流是什么构成了他们社会里的勇气和荣耀这个复杂话题之后,我才得知在战场上死去被认为才是最为体面的牺牲,这让我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通过与主人的促膝深谈之后,我发现这些部落都以 Mbwiru Eikura 为信仰。粗略翻译过来就是“无形之地”(这不是很准确的翻译。这种概念与我们的文化和语言完全不同),这种信仰认为真实,圣洁的现实隐藏在我们背后。他们最重要的公共仪式是通过向生命之力献祭使置身于无形之地的神灵流向渺小的人世间。
                            巫医们能与无形之地很好地融合,通过强化思维,他们可以通过一系列的仪式来感知真理,并且学会使用从丛林中采集的草药的根茎。他们把这种与另一个世界的沟通的境界称作“入魂”。
  他们最主要的信仰就是生命力和无形之地,其次就是自我牺牲与团结一致。为了整个部落而牺牲自己的兴趣,这种思想也与我们的文化截然不同。打动了我并让我非常想继续深入研究下去。
  不幸的是,那个时候社会因为各个部族之间正在进行的一场激烈的战争而显的非常动荡(这是我根据接下来的混乱所领悟的)。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让我不得不在向主人们询问更多的问题之前就离开了那里

  Key Property(关键特性)



宠物
巫医周围有成千上万的奇怪生物 - 亚种生物,僵尸,蝙蝠,傀儡人和蜘蛛等等。很多生物都会在它们的主人身边徘徊,直到死亡为止。



元素攻击
巫医可以召唤毁灭性的魔法来群体伤害的毒云,一团满是蝙蝠的火焰和蝗虫群。甚至还能牺牲宠物的身体,产生爆炸的碎片来攻击敌人。



诅咒和妖术
削弱和减速敌人的妖术可以帮助削弱那些燃烧地狱的爪牙们。巫医有一大堆诅咒的能力,包括下毒和盗取生命的灵魂箭等。



战场控制
所有和巫医战斗过的人身体和精神都发生了扭曲,限制了他们在战斗中的能力。来自无形之地的鬼魂触碰了敌人的身体之后会把他们变成小鸡,甚至让他们在精神的打击中落荒而逃。


  能量源:法力(Mana)



  巫医天生就和无形之地有了联系,允许他们从灵魂之井中获得能量,那个能量被叫做法力。
  法力是大量而缓慢再生的资源,巫医必须选择是攻击法术还是要数来确保他们不会让自己面对敌人时不会无还手之力。
  由于法力回复速度很慢,巫医需要地依靠半永久型召唤物来增加效率,比如召唤的僵尸犬或者恐怖的巨像,同时还能给巫医提供一定保护而不会消耗更多。
巫医的法力池是可以扩展容量的,当需要的时候可以施放大量的毁灭性的力量并在短时间地分割战场局势。
  特色装备



  巫医可以使用多种武器,他们也有数种特色武器。魔法蛊是副手装备的法宝;除了直接作为武器使用之外,它们可以协助巫医避免错误的黑暗力量…… 并呼唤正确的力量。巫医同样也带着附魔过的仪式匕首。和普通的小刀不同,这些匕首是为活人献祭而专门设计的,所以非常符合它们终结生命的含义。
  装备变化



初级:巫医的身上涂满了战绘和布饰来保护身体的关键要害。
中级:有经验的巫医会使用一些强化过的材料来加强防御,包括金属片和造型奇特的面具。
高级:装束完整的巫医通过服装上远古生物的头颅和恐怖的羽毛就能把人吓的半死。厚重的护甲片和结实的护肩使得他们很难被杀死。



武僧:追求心灵的宁静,用拳和爪战斗的神圣战士。使用精神力作为资源系统;


“他每出一拳,骨头都咯吱作响。我很难相信:他一边大笑一边战斗。他将敌人各个击破,直到只剩一个为止。”


  武僧是通过纯粹意志力量掌控神授之力的神圣武士。治疗波、守护真言以及神圣攻击都是他们所掌握的高超技巧。
  熟练的武僧可以赤手空拳或者装备各式均衡的武器打出迅捷的攻击。在战斗中,他们强调高机动性高耐久力,在近战中游刃有余而避免陷入持久的肉搏战中。
  武僧的攻击主要集中在肉搏上。他们可以给予单个敌人极致的伤害来消灭它,或者通过掌击或者月牙踢的方式发出元素能量波形成短程范围性的攻击 。
  Background(背景介绍)


  信仰 Sahptev 的武僧们锤炼自己的身体与心灵,使得他们有机会成为 Ivgorod 最好的神圣武士。在长老会的修道院里,武僧们忍受身体与精神上的苛刻考验,以证明他们的虔诚并获得无可匹敌的专注力。
  日常仪式上的净化帮助武僧们纯洁自己的心灵并且克服众生心中都会滋生的腐败。在对完美武艺的追求过程中,他们也磨练自己传奇般的平衡性与条理性。武僧的技巧使他们既掌握了徒手格斗也能使用多种武器。
  在经过一生的准备之后,被神选定的武僧获准离开他们寺庙,听从长老们的指令。在前额上的标志标示出他们是众人之中的幸存者,成功者以及栋梁之才。
  武僧们通过他们的一言一行体现了 Ivgorod 众神的意志。
  Lvgorod 深秋已至,冬日的寒意扑面而来。夕阳西下,夜幕降临,我有幸在一家酒馆落脚。刚一进门,我就感觉到一种紧张的气氛。这个点儿店里不是很忙,只有三三两两的人群分坐在酒馆的角落。唯独有一个人,坐在酒馆正中的长凳上。
  那个男人看上去不怕冷。他穿的跟乞丐一样,一身橘色的行头,还露出了半个身子。他的脖子上带着一圈念珠。他是个光头,胡子却有一大把。再仔细一看,我吃了一惊:他的前额有两个红点,一个较大另一个较小。了解这个世界和人民的人应当知道,他是一位Lvgorod的武僧,一位隐秘而又圣洁的战士。
  我曾听过无数关于武僧的故事,当然传说总是经过加工的。有人说,武僧的皮肤像铁一样坚硬,几乎刀枪不入。他们的拳头能像我们掰开树枝一样轻松地劈开石头。然而面前这个低调的人看上去与我听说到的武僧相差甚远。
  “过来,朋友。你的灵魂与我同在。”
  吃的来了,我却一点也不饿。我专心记录着武僧的生平。他告诉我他的心中有一个神,也是一千个神,他来自任何东西:灶中的火,河中的水,以及我们呼吸的空气。听上去像小说一样。尽管他这么说,我还是觉得这跟迷信没什么区别。我很怀疑这样一个凡人如何用这些神明实现他的意志。我问他为什么不带一把剑或是别的武器,他回答地很简洁:"吾身即武器。"他抬起了头,轻轻拍了下自己的前额,说到:“吾志亦武器。”   
  真没想到,请我共餐的竟是这样一个人。
  一群手持剑匕的人围了上来,把我的书丢到了地上,一把把我推开。他们的焦点集中在我旁边的武僧身上。我蜷缩在桌下,隐隐觉得有事要发生。毫无预兆之下,他们打起来了。
            武僧还没站起来,一个人就冲过来一记劈砍。武僧扼住他的手腕,扭过他的肩膀,一把把他扔到远处的桌子上,引发一声巨响。这突然的攻击让那个人瞬间瘫痪。那帮人都愣住了。武僧站了起来。
            混战爆发了。
            武僧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每一击都毫不费力。他用我从未见过的拳脚招式攻击。
            我一生见过很多酒吧里醉汉的打斗,但是这次有些不同。他一边大笑一边战斗。他将敌人各个击破,直到只剩一个为止。他每出一拳,骨头都咯吱作响。我很难相信:他一边大笑一边战斗。他将敌人各个击破,直到只剩一个为止。
  其中一个人抄起一把椅子砸向武僧。武僧对着这把橡木椅子就是一拳。木头瞬间被劈开,整个椅子四分五裂飞散开来。
            “别愚弄我了。”武僧说到。他双手合十,开始诵经。他的头上涌现一团白光,越来越大直到将武僧团团包围。武僧一声咆哮,光华放射出来向那人冲去。那人的伪装被冲破了,露出恶魔的红色皮肤。他被抛到酒馆前门的地上。
            武僧一个前冲,我的眼睛根本跟不上他的动作。看上去好像有七个武僧从不同角度攻击那个恶魔。恶魔踉跄着倒下了。武僧微笑着扼住恶魔的脖子,另一只手则在积蓄能量。最终他大力一掌,恶魔被撕成碎片:肌肉、皮肤与骨头四处飞散,空气里充满了血肉烧焦的味道。
  若不是亲眼所见,我绝对不会相信这种事情。也许这些武士的故事并不像我之前认为的那样被夸大了。

  Key Property(关键特性)




真言
戒律的武僧们可以使用他们精神的力量,通过真言的形式释放出来,这是一种持续较长的笼罩力量,能够起到治疗或者增强武僧或者任何附近的友军的作用。



连击
武僧的近战攻击在仔细的进行连续进攻时变得更为强力。他们可以获得更多的精神能量,提升输出伤害,并产生独特的效果让一位武僧可以击败任何敌人。



精神能量
武僧在连击时,他们将储存了精神能量让他们可以消耗以作出惊人的技巧--迷惑多个敌人,击退一群敌人,或者在近战中向后跃出脱离战斗。



移动和速度
武僧们在战场上拥有无可匹敌的战术机动性。任何武僧都是能够在敌人之间或周围快速移动的,给予敌人侧翼打击或随着形势的需求突击敌人的命脉所在,专注与防御的武僧们相比其他角色更擅长闪躲敌人的攻击。


  能量源:内力(Spirit)


  为了对抗邪恶,武僧依靠自身蓄积的内力,一种与他们个人掌握与训练相关的能量源。        
  内力的补充是缓慢的。它的再生有两种方式--由特定的技能和攻击,以及由完整的连击产生。仔细的将攻击连锁起来的武僧们可以几乎无止境的发动增加内力的攻击。
  内力是一种宝贵的资源,不过大量的使用这种能量可以使得武僧们作出强力的躲闪和防御动作,以及屠杀怪物的最后一击。
  多亏了武僧们完美的身体以及武学的天分,他们可以在内力允许的情况下发动尽可能多的攻势,而不必等待技能“冷却”。
  特色装备



  武僧们的武艺构成通常会采用专门的武器装备。虽然武僧们赤手空拳也能造成巨大伤害,但是他们也可以通过装备拳类兵器诸如拳剑和手里剑等获得提升刺向敌军。武僧也是唯一的经过训练可以使用武杖[daibo]的英雄,那是一种用来敲破头骨并且可以旋转偏转攻击的长条木杖。
  装备变化


初级:一开始武僧用的盔甲是素甲,那是拼凑起来并没有太严格的保护自己的装备。它总比赤裸裸的在战场上游荡来的强。
中级:有经验的武僧可以获得更好的技术,资金和设备,提供给他们的盔甲质量大幅度的提高了,并结合了个人的纹饰以及优良的材料。
高级:然而,即使是如此精细的盔甲与那些拯救生命的英雄们的装束,为提升武僧的迅捷战斗风格而精挑细选,在烈焰,利爪和宝剑的攻击下保护他们的装备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恶魔猎手:恶魔的追猎者,一心复仇,拥有艺术般的猎杀技巧。使用戒律和仇恨双资源系统;


“她从夕阳余晖下的阴影中出现,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决了剩下的野兽。她双手握着十字弓,
          发射出来带着弧光的火焰之矢从我头顶飞过,怪物那笨重的躯体随即齐声倒下。”



  猎魔人是无情的复仇者,任何被盯上的目标都会瞬间被她们从远处狙杀。她们会远离危险,并依靠手里的弓弩、致命的陷阱和弹幕将这个世界上任何可憎的生物全部消灭。
  对敌人进行带有爆炸物的扫射,从天而降的箭雨和各种爆破的处理方式,猎魔人最擅长的就是消灭成群结队的敌人。猎魔人有着百步穿杨的精准度,可以从远处轻松狙杀强壮的怪物,可以在远处精准地狙击并在有敌人靠近时全身而退。
  但,猎魔人专注的是远程战斗,对近战武器的技术掌握有限,一旦被包围将处于十分危险的局势。翻滚和跳跃,致残和减速这样的逃生技能,如同任何猎人的弓箭一般犀利。
  Background(背景介绍)




  这些自称为猎魔人的人并非一个人群或国家。她们之间没有国王控制。她们都是幸存者 -- 或者说是被地狱生物摧毁了过去的躯壳。她们的家园被焚毁,家人遭恶魔屠戮时,多数人会因此放弃生活 -- 但也会有少数人,安葬死去的人,联合在一起,寻求复仇之路。
  醒来之后,猎魔人们看到的东西其实和梦境差不多。但,现在,她们已经拥有了可以“回敬”的力量了。
  她们人数虽少,但猎魔人会追寻恶魔的踪迹到天涯海角,对她们来说哪怕只是拯救多一条生命,世界也会变的更好。在一日狩猎的结尾时,大多数人闭上双眼时都会看到,那些让她们联系在一起的往日恐怖的噩梦:鲜血淋淋的爪牙、倒在血泊中的男人女人和孩子。
  她们从不幻想胜利,甚至不期待和平。但依旧,她们日复一日地狩猎着。除此之外她们别无选择。

  我刚从冰冻废土般的恐惧之地(Dreadlands)边陲的旅程中返回,曾经的美丽土地已经在历史灾难的摧残下永远地改变。现在这里只剩下城市的废墟和萧条的景色,更无生者可栖之处。我朝着 Bronn 的村庄披星戴月地赶路,但当我到达时,看到的是一片从未目睹过的灾难景象。面对这样的危险我本该溜之大吉,但好奇心让我继续前进。镇上大多数的建筑都被烧成灰烬,只有一些破碎的木柱表明那里曾经是房屋所在之处。灰烬侵袭着我的呼吸。地上遍布尸骸,很多都被肢解,有些甚至被吞噬大半。这座城市已经被遗弃。
  或许如我所料。
  从旅店燃尽的躯壳望去,一些建筑物仍然矗立着,怪物般长着灰色皮肤的生物蜂拥而至,而且还用恶魔般的嗓门嚎叫着。它们有着庞大且畸形的肉体,强壮的肌肉正是为战斗而生。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我呆立着看着它们靠近我。领头的怪物抓住了我披风的前襟,然后把我拽着举到了空中,它的爪子渗透了衣物和我的皮肤。它那炽热的呼吸熏着我的面颊,一股恶心腐败的气味扑面而来。它张开了血盆大口,我看到了一排排尖利的牙齿,上面沾满了鲜血。可耻的是,现在的我已经吓得完全没了力气,已经没办法再形容如此奇观了,我忠实的读者们。
  这时,一声尖啸擦过耳际,一只弩 箭穿透了我面前这只野兽的眼睛,一股滚烫的鲜血溅满了我的脸庞。这只野兽用异样的嚎叫声惨叫着,然后把我摔到了地上,并握着那支飞矢。其他的怪物则转头仔细寻觅着这名躲在暗处的不速之客,而我则被遗忘在了一边。我趴在地上,转着脑袋窥探着这支飞矢的来处。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猎魔人。
  这个女孩最多不过20岁。她从夕阳余晖下的阴影中出现,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决了剩下的野兽。她双手握着十字弓,发射出来带着弧光的火焰之矢从我头顶飞过,怪物那笨重的躯体随即齐声倒下。她射出的箭无一例外地都命中了这些长角的野兽,大部分都饮恨黄泉。我用眼睛的余光看到了一只野蛮的畜生正准备从背后偷袭她。我试着喊叫警告,但声音却卡在喉咙里发不出来。我其实没必要这么担忧:她没发现么?这名猎手从腰带里摸出一式三枚的奇怪铁球,然后丢到了它们的行径上。这些怪物刚要低头去看,就已经被一片爆炸的火光弄得晕头转向。现在,她有足够的时间跟它们周旋了,她用十字弓不紧不慢地一个个地解决掉了这些家伙。
  她最后又环顾了一下城镇,确定没有威胁之后,她一边走着一边悲哀地摇着头。她脸上透露出深深的失望感,同时将两把十字弓收回了披风之下。
  “无一幸免,”她冷冷说到。
  她们称自己为猎魔人,一群狂热的战士,只为一个目的起誓:毁灭来自燃烧地狱的生物。这些猎魔人有数百名,并定居在恐惧之地。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无忧无虑地生活和训练,不会让任何国家因为领内有这么一群骇人的家伙而担忧(尽管总是有一半以上的猎魔人,就像这女孩一样,被分派到世界各地追猎地狱生物)。猎魔人体内有一种力量可以抵御恶魔的腐化,这种腐化之力却可以让普通人陷入疯狂。她们渴望这种力量,她们那足以抵御这种玷污的抵抗力使得他们可以使用恶魔的力量作为武器。但她们的使命和具有的力量并不能完全将他们团结一体。
  那一晚,这个女孩向我诉说了自己的生活,在还是孩子的时候,恶魔侵入了她居住的镇子。而她则眼睁睁地看着这些恶魔摧毁了自己的家园并付之一炬。恶魔们杀死了她认识的每一个人,她所爱的每一个人。她本该与那些不幸者一起灭亡,但她逃走了,并且一直躲着地狱恶魔们,直到被一名猎魔人发现。这名猎魔人看到了她体内的力量并让其加入了组织。她告诉我,每一名猎魔人身上都发生过跟自己一样的悲剧。
  他们是生还者,他们寻觅复仇。
  Key Property(关键特性)




远程武器
猎魔人可以让战场里满是弓箭或者弹幕的痕迹,远处狙击敌人,并有着其他人所无法比拟的精准度。她们擅长的武器包括长弓、枪械、手雷和投掷武器,甚至双持弩。



暗影魔法
为了拥有对抗燃烧地狱的势力,猎魔人接受了可疑的魔法。他们可以藏身于暗影之中,让敌人感到恐慌,并突然从暗影中出现猎杀她们的目标。



陷阱
在狩猎成群的恶魔或比她们强大数倍的大型魔物时,精明的猎魔人是有所准备的。把敌人吸引到地雷,铁蒺藜或者钢牙陷阱里可以瞬间让它们脆弱下来,并保证可以被猎魔人轻松地击杀。



战斗战术
猎魔人带着伤痛并遗忘了过去,尽管这是她们自己选择的道路,她们却不想再次受到同样的痛苦。猎魔人们会使用致残箭拉开和敌人的距离,或者用流星索缠绕她目标,甚至用烟雾弹使自己从包围中逃脱出来。


  能量源:憎恨(Hatred)和戒律(Discipline)



  猎魔人拥有的只是永无止境和曾经的自我的战争。她们不抱有回到过去平静生活的希望,内心渴望的只有追寻恶魔并和它们战斗。这些猎魔人不停地训练着自己的判断和洞察能力,并随着恶魔痛楚的咆哮声而越来越充满暴力倾向。
  猎魔人发射的每只箭矢都会将她们的愤怒倾注进敌人的身体里,她们的攻击里充满着仇恨,冷酷,在她们的正义之怒下对敌人从不留情。她们的仇恨之火是无法被熄灭的,憎恨值恢复速度极快,即便是休息时,猎魔人也会充满复仇的怒火。
  但凡期待能做出真正的成就的猎魔人都会用另外一种能量源来控制自己的仇恨:戒律值,用来确认和保证自己可以再活下去进行明天的猎杀的根本。
  戒律值对猎魔人来说十分珍贵。不但是因为恢复缓慢,因为比起她们满是怒火还需求更多的思考和耐心,而且每一项防御技能都要消耗戒律值 - 给敌人放陷阱,跳跃躲避爪牙的攻击,以及闪避尖刺和箭矢陷阱。
  对猎魔人来说能站在原地,通过箭矢弹幕将怒火倾泻在敌人身上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但如果她们不能依靠戒律来保护自己,猎魔人则很可能成为怪物的盘中餐。只有平衡戒律和憎恨才能让猎魔人生存下去。
  特色装备




  猎魔人使用多种非常规的武器和只有她们擅长的战斗方式战斗。她们是弩的专家,装弹速度快,射击速度快的远程武器,可以让她们把恶魔变成刺猬。猎魔人也擅长双持弩,两把弩可以双倍的速度把她们的敌人送向死亡。
  装备变化



初级:新入行的猎魔人穿着轻盈、柔软的皮甲并保护着她们的手腕和喉咙,用斗篷蒙住面颊。这样或许可以避免日光,但这就是她们的着装。
中级:改进的护甲提供了一些精心制作的甲片包裹身体的要害部位。由于强化过的材质,即便是注重实用性的猎魔人也不得不对腿甲和披肩的装饰做出让步。
高级:强壮的护甲提供结实的帽子,满是尖刺的面甲可以提供视野也能保护住她们的双眼。无数的弓箭和小道具都可以隐藏在这样一幅精密设计的盔甲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合肥论坛 |网站地图

GMT+8, 2022-9-28 17:50 , Processed in 0.17567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